beat365彩票app
学生工作/ students
本科生园地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工作 > 本科生园地 > 正文
华农信管人战疫记
来源:beat365彩票app 时间:2020-03-15

    故事缘起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时间倒回2020123日,腊月二十九,武汉人民可能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这一天因为新冠病毒的肆虐,武汉做出了最悲壮的决定,为了阻挡病毒的扩散,武汉宣布:封城!

一、一个求助电话

腊月二十八这天,因为疫情原因放弃了回湖北襄阳老家过年的念头,父母也一直在深圳。普通深圳市民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并没有什么人戴口罩,我是前一天才去到超市买了一袋口罩。作为湖北人,我是分外关心家乡的疫情的变化,这一天除了偶尔陪孩子玩一下,基本都在不停的手机看各种新闻和消息。下午三点左右,突然电话响了,拿起来是一个武汉的电话号码,一个陌生的号。我接起来听到是一个略显慌张的男声,原来是我武汉那边之前有过业务往来的一个朋友,并不是太熟,我没有存对方电话但是有微信。原来是他们一家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武汉目前没有床位医院不收,他是实在没办法了,认识的人都打电话找关系,可能感觉我还是有点人脉的,所以打电话给我求助。我问了一下他那边的一些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已经面临疫情大爆发,目前武汉成了一个孤城,患者是一床难求。

接到这个电话心情非常沉重,说实话我确实也帮不上忙,最后那个朋友略带哭腔的声音震动了我,我能感受到他的无助。当天晚上就传来了封城的消息,第二天武汉正式封城。

二、华农信管人行动起来

腊月二十九,随着武汉封城,大家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各地纷纷提升防护级别。这一天我基本上也是抱着手机联系了武汉的一些朋友,得知大家目前都还很好,心里也很欣慰。网上都是雪片般的求助信息,普通病人求床位,医院物资极度短缺,恍然间有种世界末日般的感觉。

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能不能为武汉人民做点什么,于情于理都应该,武汉算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有我的老师同学们也有很多朋友,家乡有难,能为家乡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捐款,但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是有限的,于是我首先想到了利用组织,组织有很多,但是和武汉关联最密切的还是我们华农信管系的学子。

最近两年学校的老师们也因为母校百年校庆的缘由来广东看望我们广东地区的信管校友,借这个机会我们信息专业的校友也有了更多的联系。作为我们华农信管系的第一届毕业生,我们02级的师兄来组织一下可能是最好的,那就让我自己带个头吧。我首先联系了在我们华农信管颇有影响力的广东美的置业的一位老总—周虎,我们04级信管非常优秀的校友,他听到了我的想法非常的支持。于是我俩就把这个募捐计划确定下来了,我俩分工,分头去动员信管校友们。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信管校友们的反应非常热烈,我原计划是能够有100人参与捐款,能募捐到叁万的资金已经算是比较成功了。结果到大年初一中午募捐已经有140多人参加,募集资金接近伍万元,让我非常的感动,华农信管人都有一颗赤子心,在这个困难时期大家的团结让我作为一个华农信管人非常的自豪。

三、要用好每一分钱

拿到这个钱我其实心里很忐忑,钱不是特别多,但是是我们所有华农信管人的一颗颗爱心,我必须把这些钱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其实首先排除了捐给红十字会,因为感觉不靠谱,后面也证实了我的想法。这时候刚好信管一个校友说我们学院一个师妹在武汉第四人民医院工作,我赶紧联系了那个叫杨海霞的师妹,然后她发了一个图让我至今印象深刻,一些医护人员用垃圾袋在武装自己,当时看了特别揪心。我就问了她医院的情况,她表示我们医院现在缺的不是钱,而是医疗物资。因为准备不足,目前所有的发热医院医用口罩、防护费极度紧缺,已经到了随时断供的边缘。

既然不缺钱缺物资,我当时的想法也是这个也好办,去买就得了,不捐钱直接捐物。但接下来的经历让我头大了,首先口罩医用级的国内已经断货,一线医院对口罩的品质要求特别高,N95级别的只有3M的特定型号才符合要求,这种产品国内已经无货。既然无货那就转向国外了,这时候我们02级信管的熊权动用了他在华为系的人脉,联系海外代购,但是第二天传来的消息是最近的泰国市面上已经买不到货,防护服亦是如此。

一时间采购陷入了僵局,钱花不出去,我赶紧利用我的朋友圈四处发求购信息,刚好有一个做跨境电商的朋友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这个群有很多的国外专业的代购,主要是美国的,出于谨慎,我在里面待了两天才锁定了一个代购,软磨硬泡她才答应帮我买,因为我需要的量不大,她是看在我是捐赠给国内疫区医院的才肯帮忙。在第三天半夜我终于锁定了第一批N95口罩,为什么是半夜,因为美国的时差,我只能半夜才能联系到他们。赶紧打钱,然后就是等待发货。

除了口罩和防护服一定需要国外采购,84消毒水、免洗手洗手液、医用手套这些一时间也成了非常紧俏的。通过朋友联系到了一家做酒店用品的,对方有资源,我赶紧订了60084消毒液。这批消毒液也是一波三折,等到要发货的时候对方告诉我工厂那边要涨价,不是昨天那个价了,一瓶涨五块钱,我想也是小事,重要的是能拿到,马上加钱。又等一天还是没发货,我连续打了10几个电话催,后面对方都不敢接我电话了,后来知道原因是过年期间物流效率非常低。这批物资等了四天终于发货了,也算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我都不记得这个年怎么过的了,每天都是在网上寻找各种资源,不过努力都没有白费,我也从一个医疗物资的小白成长为了一个砖家,各种标准什么的门清,身边的资源也多了起来。后面又成功采购了一批一次性的医用外科口罩、一批护目镜、一批防护服。但是遗憾的是那批N95口罩被美国方面给拦截了,那个代购为了补偿我给我换成了一批医用帽子,也算心理安慰。疫情真是一面照妖镜,采购物资期间遇到了各种骗子、投机者,更多的还是热心的人,得到了很多的帮助,也是非常感动。

截止到25号,除了医用的帽子海外回来慢,我花光了大家的最后一分钱,非常幸运的是,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了。我们大部分物资捐给了武汉第四人民医院,有一部分捐给了华农校医院,另外有一批84消毒液因为后面物流禁运液体,也就地捐赠给了天津市卫健委,也都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四、我们胜利了!

回头来总结我们这次行动,我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在国家队还没有真正进入之前,真的是民间的力量为武汉撑起了一片天,让武汉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同时我这里要真诚感谢在这次行动中对我们给与大力支持的学院的周向阳书记、马才学老师、李优柱老师、陈丽老师等,还有给与热心帮助的信管校友周虎、熊权、刘作为等信管校友。特别提出感谢的还是我们的杨海霞师妹,非常的佩服她,首先她是一名一线的战士,为了和我对接物资信息不厌其烦的为我提供帮助,反复耐心的确认,最终保证物质的准确性。所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是华农信管人的战斗,非常幸运,我们可以说我们胜利了!

五、武汉加油

做完这一切,我算了能给我们华农信管校友会一个交代,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我们把大家的一片心带到了,祝福武汉早日取得胜利,那一天我们一定会再回到武汉去吃一碗热干面,去我们的母校华农去看一看。